首頁 新聞 財經 公益 彩店 奇聞 速遞 前瞻 提點

首頁
你現在的位置:

走向文明的自覺——袁運生藝術展在京開幕

2017-04-21 16:04:35    來源:    作者:   編輯:qysb005

 走向文明的自覺——袁運生藝術展在京開幕 

17年4月6日,由中國美術館主辦的“走向文明的自覺——袁運生藝術展”在中國美術館開幕。該展是中國美術館捐贈與收藏系列展之一,展覽根據主題分為四個部分:水墨意蘊、道象、融貫中西、記憶,回顧性地展出袁運生先生自1960年代至今創作的水墨、油畫、銅版畫等141件,以及素描、速寫等習作20多件。其中,大部分作品都是首次公開展出。在本次展覽中,袁運生先生向中國美術館捐贈了《三個槍手》《嫁新娘》《海邊太極》《驅鬼圖》,著名的《潑水節——生命的贊歌》壁畫原稿,以及高3.4米、長達27米的鉛筆大稿等,涵蓋其各個時期的代表作品共16件。

  袁運生1937年生于江蘇南通,現為中央美術學院教授。其1955年進入中央美術學院學習油畫,受到董希文先生的啟發,在創作上并未完全貼近蘇派畫法的影響,而是更傾向于印象主義和現代主義的畫風。受到政治運動的影響,袁運生1962年畢業后被分配至吉林省長春市工人文化宮美術組工作,期間在進行創作任務的同時,還多次外出寫生,完成了60余件的木板油畫作品。1974年,為了創作《毛主席在陜北》等作品,赴陜北寫生,創作了《延安白描寫生長卷》等精彩作品。

走向文明的自覺——袁運生藝術展在京開幕

  1978年,袁運生受云南人民出版社的邀請赴西雙版納寫生,完成了大量鋼筆和墨筆線描作品,并以此為基礎,1979年應張仃先生邀請,參與首都國際機場的壁畫創作,繪制了《潑水節——生命的贊歌》機場大壁畫。由于在畫面中部大膽繪入了三個裸體傣家女洗浴的場景,在當時引起中國美術界、文化界乃至思想界的廣泛爭論,也正是這件具有象征意義的作品,成為中國改革開放時期的標志性圖像之一,也讓袁運生及其藝術探索廣為人知。

  1982年,袁運生受到美國新聞總署“國際訪問學者項目”的邀請,到美國參觀訪問,并被安排到華盛頓、紐約、波士頓、芝加哥等城市的多家美術博物館參觀,拜訪了美國抽象表現主義藝術家德庫寧、波普藝術家勞申伯格等,極大地影響了他的繪畫思想和語言方式。隨后,他又接受北愛荷華大學、波士頓塔夫茨大學、史密斯學院、哈佛大學的邀請,作為駐留藝術家并最終在美國定居,直至1996年歸國。此時袁運生接受抽象表現主義繪畫的影響,在宣紙上用墨、蠟、色粉、油等材料,完成了大量帶有強烈抽象表現主義風格的作品。在此過程中,袁運生有意識地將中國傳統繪畫思想中石濤的“一畫論”,與抽象表現主義繪畫的即興感受結合起來,感受兩者之間內在的關聯性。也是在不斷的深入研究和探索中,袁運生越來越深刻地體會到文化身份和文化認同的重要性。

走向文明的自覺——袁運生藝術展在京開幕

  1996年,袁運生受中央美術學院的邀請,回國主持油畫系第四工作室的教學工作,同時,其創作思想逐漸轉向為建構新的中國當代美術教育造型體系而努力。此時的袁運生將大量的精力投入到考察中國傳統雕塑的工作之中,他相信要建立中國當代藝術的語言和觀念體系,造型是最為基本的內容,必須能畫出中國人的形象,而不是從歐美現代藝術和當代藝術的創作體系中來。他說:“中國文化的思想內涵非常豐富,如果你的心里頭有文明自覺的意識,那么創作的時候你就會很明確,你就會圍繞著這個問題來思考。”就像他在展覽的自序中所談到的:“文化自信來源于對本土文化的認知,有認知才能認同。”

  中國美術館館長吳為山說:“中國美術的現代化變革,與20世紀中國文化和思想史的進程是同步的。卓有成就者,莫不是在汲取和借鑒西方經驗的基礎上,最終回歸到對中國傳統美術的觀照中來。出走,是歷史語境;而回歸,則是文化自覺。真正能夠在東西方文化之間自由穿行者,實現相生相應,尤為難能可貴。今天,中國美術館為袁運生先生舉辦展覽,旨在研究其如何在國際藝術語境下,回歸本土,發掘中國傳統文化和造型精神,獨造新境而取得卓著成就。袁運生先生的藝術和求索,具有特殊而普遍的意義。”

走向文明的自覺——袁運生藝術展在京開幕

  吳為山將袁運生的藝術分為三個階段,即1982年赴美國之前可以被視為傳統藝術、學院藝術和現代藝術啟蒙的并置時期;1982年至1996年在美國接受抽象表現主義、行動繪畫的影響,開始創作大量大尺幅的與中國傳統繪畫有內在關聯的綜合材料作品,是融合時期;1996年歸國后,嘗試在中國傳統雕塑、壁畫、畫像石、畫像磚等“非書畫系統”的視覺空間中尋求靈感和新啟發的獨造時期。并置、融合和獨造三者相互依存,層層推進。通過展覽我們能夠感受到其內在文化經驗和思想經驗的豐富性。

  吳為山館長認為,晚年的袁運生先生,生活在被中國古代石刻和畫像磚石包圍的環境之中,那飛動、悠游的瑞獸,那本然、凝定的俑子,那飄忽如絲的祥云,也使他在楚漢浪漫和盛唐之音的審美理想中遙接上古,對話現實。事實上,20世紀初歐洲現代主義藝術中的表現主義風格的繪畫探索,一直與中國藝術之間有著莫可明辨的淵源關系,應該說,袁運生先生在融合時期吸收抽象表現主義繪畫影響時,是在西方借用東方之后的再借用。毋庸置疑,根植于袁運生先生內在的中國文化經驗,與其個人的性情和文化理想,毫無罅隙地完美融合在一起,最終越過抽象表現主義繪畫,走向自我完善。他自信在生命意識、生存需求、宗教信仰、終極追求,在儒、釋、道文化影響之下的造型必然有著可以延續的藝術因子,這種文化的自覺也使袁運生先生的作品中洋溢著自在與宏闊。

  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評價此次展覽說:“袁運生先生的大型個展是他藝術歷程的一次回顧性展示,也是中央美院全體師生和美術界同仁們盼望已久的學術盛事。展覽以類型極為豐富的作品和大量的文獻資料構成了袁運生的藝術世界,足以讓人們了解這位藝術家卓越的創作才華,看到他對20世紀后半葉至今的中國美術的貢獻,展覽堪稱蔚為大觀,藝術讓人嘆為觀止。”

  他認為:“袁運生的藝術歷程與中西藝術現代碰撞的語境相疊合,他因此一面研究傳統,一面研究西方,在兩個領域都投以理論與實踐的雙重目光,在藝術學理上作比照研究和深度思辨。他經歷了西方藝術轉型時期的思潮風雨,因此能更透徹地思考中國藝術應有的文化取向,提出重塑中華文明價值,在美術教育中貫穿中國文化傳統,探索中國自己的高等美術教育體系等重大命題,這是一種新型的文化自覺,也是十分可貴的文化自信。”

  袁運生在自序中說:“一直以來,在藝術和藝術教育上“走中國之路”是我一生的夢想和追求。從大學時代受教育于董希文先生開始,可以說是播下了萌芽的種子,機場壁畫風波后去美國14年,更深入地了解了西方藝術及80年代后期,他們關于雕刻及繪畫死亡的論斷,愈發使我堅信我要走的方向,1982年,我寫下了《魂兮歸來——西北之行感懷》。回國后,每年我帶著學生去各地石窟博物館考察,我發現,中國古代的造型藝術是一個巨大的寶藏,青銅器、石雕、壁畫、書法,向我們展示了中國造型藝術的高度,她的審美觀、造型觀在世界藝術史上也是獨樹一幟的,并且自成系統,完全可以成為我們學習造型藝術的絕佳教材,我異常興奮,提出了復制中國古代雕刻、青銅器、壁畫、書法,進入基礎教育,從而逐步建構起“中國自己的高等美術教育體系”,基礎教育必須回到以自己本土文化為根基的審美上來,一百年來的基礎教育中,畫西方石膏像的局面必須改變,否則,中國再也出不了像齊白石這樣的畫家了,因為學生的“第一口奶”很重要。如果我們培養的學子根本讀不懂云岡、麥積山的造像,讀不懂敦煌的壁畫,傳承都不到,何談發展?哪來的文化自信。”

  開幕式當天,中國美術館邀請眾多專家學者,就袁運生的藝術成就和藝術思想,展開了豐富的學術研討活動。展覽呈現在中國美術館1、6、7、8、9號展廳,將持續至4月16日。

  17年4月6日,由中國美術館主辦的“走向文明的自覺——袁運生藝術展”在中國美術館開幕。該展是中國美術館捐贈與收藏系列展之一,展覽根據主題分為四個部分:水墨意蘊、道象、融貫中西、記憶,回顧性地展出袁運生先生自1960年代至今創作的水墨、油畫、銅版畫等141件,以及素描、速寫等習作20多件。其中,大部分作品都是首次公開展出。在本次展覽中,袁運生先生向中國美術館捐贈了《三個槍手》《嫁新娘》《海邊太極》《驅鬼圖》,著名的《潑水節——生命的贊歌》壁畫原稿,以及高3.4米、長達27米的鉛筆大稿等,涵蓋其各個時期的代表作品共16件。

走向文明的自覺——袁運生藝術展在京開幕

  袁運生1937年生于江蘇南通,現為中央美術學院教授。其1955年進入中央美術學院學習油畫,受到董希文先生的啟發,在創作上并未完全貼近蘇派畫法的影響,而是更傾向于印象主義和現代主義的畫風。受到政治運動的影響,袁運生1962年畢業后被分配至吉林省長春市工人文化宮美術組工作,期間在進行創作任務的同時,還多次外出寫生,完成了60余件的木板油畫作品。1974年,為了創作《毛主席在陜北》等作品,赴陜北寫生,創作了《延安白描寫生長卷》等精彩作品。

  1978年,袁運生受云南人民出版社的邀請赴西雙版納寫生,完成了大量鋼筆和墨筆線描作品,并以此為基礎,1979年應張仃先生邀請,參與首都國際機場的壁畫創作,繪制了《潑水節——生命的贊歌》機場大壁畫。由于在畫面中部大膽繪入了三個裸體傣家女洗浴的場景,在當時引起中國美術界、文化界乃至思想界的廣泛爭論,也正是這件具有象征意義的作品,成為中國改革開放時期的標志性圖像之一,也讓袁運生及其藝術探索廣為人知。

  1982年,袁運生受到美國新聞總署“國際訪問學者項目”的邀請,到美國參觀訪問,并被安排到華盛頓、紐約、波士頓、芝加哥等城市的多家美術博物館參觀,拜訪了美國抽象表現主義藝術家德庫寧、波普藝術家勞申伯格等,極大地影響了他的繪畫思想和語言方式。隨后,他又接受北愛荷華大學、波士頓塔夫茨大學、史密斯學院、哈佛大學的邀請,作為駐留藝術家并最終在美國定居,直至1996年歸國。此時袁運生接受抽象表現主義繪畫的影響,在宣紙上用墨、蠟、色粉、油等材料,完成了大量帶有強烈抽象表現主義風格的作品。在此過程中,袁運生有意識地將中國傳統繪畫思想中石濤的“一畫論”,與抽象表現主義繪畫的即興感受結合起來,感受兩者之間內在的關聯性。也是在不斷的深入研究和探索中,袁運生越來越深刻地體會到文化身份和文化認同的重要性。

  1996年,袁運生受中央美術學院的邀請,回國主持油畫系第四工作室的教學工作,同時,其創作思想逐漸轉向為建構新的中國當代美術教育造型體系而努力。此時的袁運生將大量的精力投入到考察中國傳統雕塑的工作之中,他相信要建立中國當代藝術的語言和觀念體系,造型是最為基本的內容,必須能畫出中國人的形象,而不是從歐美現代藝術和當代藝術的創作體系中來。他說:“中國文化的思想內涵非常豐富,如果你的心里頭有文明自覺的意識,那么創作的時候你就會很明確,你就會圍繞著這個問題來思考。”就像他在展覽的自序中所談到的:“文化自信來源于對本土文化的認知,有認知才能認同。”

走向文明的自覺——袁運生藝術展在京開幕

  中國美術館館長吳為山說:“中國美術的現代化變革,與20世紀中國文化和思想史的進程是同步的。卓有成就者,莫不是在汲取和借鑒西方經驗的基礎上,最終回歸到對中國傳統美術的觀照中來。出走,是歷史語境;而回歸,則是文化自覺。真正能夠在東西方文化之間自由穿行者,實現相生相應,尤為難能可貴。今天,中國美術館為袁運生先生舉辦展覽,旨在研究其如何在國際藝術語境下,回歸本土,發掘中國傳統文化和造型精神,獨造新境而取得卓著成就。袁運生先生的藝術和求索,具有特殊而普遍的意義。”

  吳為山將袁運生的藝術分為三個階段,即1982年赴美國之前可以被視為傳統藝術、學院藝術和現代藝術啟蒙的并置時期;1982年至1996年在美國接受抽象表現主義、行動繪畫的影響,開始創作大量大尺幅的與中國傳統繪畫有內在關聯的綜合材料作品,是融合時期;1996年歸國后,嘗試在中國傳統雕塑、壁畫、畫像石、畫像磚等“非書畫系統”的視覺空間中尋求靈感和新啟發的獨造時期。并置、融合和獨造三者相互依存,層層推進。通過展覽我們能夠感受到其內在文化經驗和思想經驗的豐富性。

  吳為山館長認為,晚年的袁運生先生,生活在被中國古代石刻和畫像磚石包圍的環境之中,那飛動、悠游的瑞獸,那本然、凝定的俑子,那飄忽如絲的祥云,也使他在楚漢浪漫和盛唐之音的審美理想中遙接上古,對話現實。事實上,20世紀初歐洲現代主義藝術中的表現主義風格的繪畫探索,一直與中國藝術之間有著莫可明辨的淵源關系,應該說,袁運生先生在融合時期吸收抽象表現主義繪畫影響時,是在西方借用東方之后的再借用。毋庸置疑,根植于袁運生先生內在的中國文化經驗,與其個人的性情和文化理想,毫無罅隙地完美融合在一起,最終越過抽象表現主義繪畫,走向自我完善。他自信在生命意識、生存需求、宗教信仰、終極追求,在儒、釋、道文化影響之下的造型必然有著可以延續的藝術因子,這種文化的自覺也使袁運生先生的作品中洋溢著自在與宏闊。

  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評價此次展覽說:“袁運生先生的大型個展是他藝術歷程的一次回顧性展示,也是中央美院全體師生和美術界同仁們盼望已久的學術盛事。展覽以類型極為豐富的作品和大量的文獻資料構成了袁運生的藝術世界,足以讓人們了解這位藝術家卓越的創作才華,看到他對20世紀后半葉至今的中國美術的貢獻,展覽堪稱蔚為大觀,藝術讓人嘆為觀止。”

  他認為:“袁運生的藝術歷程與中西藝術現代碰撞的語境相疊合,他因此一面研究傳統,一面研究西方,在兩個領域都投以理論與實踐的雙重目光,在藝術學理上作比照研究和深度思辨。他經歷了西方藝術轉型時期的思潮風雨,因此能更透徹地思考中國藝術應有的文化取向,提出重塑中華文明價值,在美術教育中貫穿中國文化傳統,探索中國自己的高等美術教育體系等重大命題,這是一種新型的文化自覺,也是十分可貴的文化自信。”

  袁運生在自序中說:“一直以來,在藝術和藝術教育上“走中國之路”是我一生的夢想和追求。從大學時代受教育于董希文先生開始,可以說是播下了萌芽的種子,機場壁畫風波后去美國14年,更深入地了解了西方藝術及80年代后期,他們關于雕刻及繪畫死亡的論斷,愈發使我堅信我要走的方向,1982年,我寫下了《魂兮歸來——西北之行感懷》。回國后,每年我帶著學生去各地石窟博物館考察,我發現,中國古代的造型藝術是一個巨大的寶藏,青銅器、石雕、壁畫、書法,向我們展示了中國造型藝術的高度,她的審美觀、造型觀在世界藝術史上也是獨樹一幟的,并且自成系統,完全可以成為我們學習造型藝術的絕佳教材,我異常興奮,提出了復制中國古代雕刻、青銅器、壁畫、書法,進入基礎教育,從而逐步建構起“中國自己的高等美術教育體系”,基礎教育必須回到以自己本土文化為根基的審美上來,一百年來的基礎教育中,畫西方石膏像的局面必須改變,否則,中國再也出不了像齊白石這樣的畫家了,因為學生的“第一口奶”很重要。如果我們培養的學子根本讀不懂云岡、麥積山的造像,讀不懂敦煌的壁畫,傳承都不到,何談發展?哪來的文化自信。”

  開幕式當天,中國美術館邀請眾多專家學者,就袁運生的藝術成就和藝術思想,展開了豐富的學術研討活動。展覽呈現在中國美術館1、6、7、8、9號展廳,將持續至4月16日。

企業時報版權與免責聲明:
1、企業時報所有內容的版權均屬于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未經企業時報的書面許可, 任何其他個人或組織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將河南企業網的各項資源轉載、復制、編輯或發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場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資訊散發給其他方, 不可把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務器或文檔中作鏡像復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企業時報的任何資源。若有意轉載本站信息資料, 必需取得企業時報書面授權。否則將追究其法律責任。
2、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企業時報”。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3、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企業時報)”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 可與本網聯系,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圖片欣賞
頻道推薦
內容推薦

  Copyright @ 2001-2013 www.jiuunm.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企業時報 版權所有

  網站所登新聞、資訊等內容, 均為相關單位具有著作權,轉載注明出處

聯系網站:[email protected]

彩客网完整完场比分电脑版